用户登錄投稿

中國作家協會主管

人文社版列夫·托爾斯泰作品掃描
來源:順豐集運尺寸 |   2020年10月26日09:31

1951年後人民文學出版社的列夫•托爾斯泰出版,從一個側面展現了這位俄羅斯文豪在新中國讀者中的接受史。

列夫•托爾斯泰的戲劇作品最早進入人文社

列夫•托爾斯泰最早進入中國更多地是以思想家的姿態。為什麼呢?因為在十九世紀末的中國,受到維新運動的影響,中國的有識之士開始寄希望於在西洋文明中找到開啓民智、改變發展之道,這是俄羅斯文學進入中國的大背景,也是列夫•托爾斯泰進入中國的大背景。

1954年,鮮明反映列夫•托爾斯泰社會思考的戲劇《教育的果實》出版,這一系列的其他三部戲劇隨後相繼出版,即《黑暗的勢力》《活屍》《“第一個造酒者”及其他》。這些傑出的俄羅斯古典戲劇有力地表現了俄國貴族地主和被他們掠奪的窮苦農民之間的尖鋭矛盾,展示了貴族地主的精神空虛、醉生夢死,以及農民的傷心和悲慘。

列夫•托爾斯泰的中短篇小説接踵而至

之後,列夫•托爾斯泰的小説創作吸引了廣大中國讀者,他的作品一直是人文社外國文學出版的重點之一。

1954年的《哈澤穆拉特》拉開了出版列夫•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説的序幕。

此後,人文社分別於1979年、1987年、1995年和1997年出版了《高加索的俘虜》《舞會以後》《克萊採奏鳴曲》《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説選》等。

列夫•托爾斯泰三大長篇的出版工作緊鑼密鼓

在啓動列夫•托爾斯泰的戲劇和中短篇小説出版工作的同時,他的巔峯之作,即他的三大長篇,也列入了人文社的工作計劃。1956年12月,兩卷本《安娜•卡列尼娜》的平裝本和精裝本同時出版。

1957年,出版了田漢任編劇的《復活》,一個月後,平裝《復活》小説譯本出版,第一版精裝本出版於1992年。

1958年12月,董秋斯譯四卷本《戰爭與和平》出版,同時推出平裝本和精裝本。1986年啓動的列夫•托爾斯泰文集中開始採用劉遼逸的《戰爭與和平》譯本。

列夫•托爾斯泰作品全面開花

列夫•托爾斯泰一直關注兒童、關注啓蒙,人文社在俄羅斯兒童文學集中出版了他的兒童文學作品,比如1988年的《名作家寫的童話故事》、1994年的《一塊燙石頭》,1989年專門出版了《托爾斯泰兒童故事選》。

除了文學作品,與列夫•托爾斯泰相關的重要文學評論也相繼出版。1954年,1959年4月出版的《托爾斯泰評傳》,由蘇聯著名文學研究專家貝奇科夫撰寫,由吳均燮翻譯。1958年5月出版了《藝術論》,這是列夫•托爾斯泰對自己的藝術觀的全面總結。

多年經營成就列夫•托爾斯泰文集

在多年單品積累的基礎上,人文社於1986—1992年出版了第一套《列夫•托爾斯泰文集》,共十七卷,涉及作家的小説、故事、戲劇、文論、政論、書信、日記。

至此,人文社的列夫•托爾斯泰作品翻譯規模在國內居於領先,並先後於2000年、2013年更新了《列夫•托爾斯泰文集》。

列夫•托爾斯泰作品的單行本不斷推出

人文社的列夫•托爾斯泰作品的譯者隊伍實力雄厚,包括周揚、汝龍、董秋斯、臧仲倫、任溶溶、潘安榮、白嗣宏、陳燊等知名翻譯家。在出版列夫•托爾斯泰時,出版方並不追求規模效應,對於外國文學翻譯最看重的是譯本質量,完整準確只是基本要求,翻譯出作家的風格、最大限度地還原作品的語言風格、思想境界是最高追求。每一個譯本都經過編輯與翻譯家的反覆推敲和打磨,許多翻譯家念念不忘和人文社編輯一起修改譯稿的經歷。此外,人文社擁有一支水平高、能力強的外國文學編輯隊伍,剛才提到的幾種列夫•托爾斯泰作品的譯者,本身就是社內編輯,比如翻譯了託翁戲劇的蔡方信(筆名“芳信”),翻譯了《戰爭與和平》的劉遼逸,翻譯了《童年 少年 青年》的謝素台(她還參與了《安娜•卡列尼娜》的翻譯),翻譯了託翁的兒童故事的陳馥,翻譯了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説的蔣路、許磊然,等等。

草嬰先生與人文社

人文社成立的時候,草嬰先生在俄語翻譯界已經名聲在外。最初的合作是在1955年,作品是戈爾巴托夫的《頓巴斯》。這部作品以蘇聯的社會主義建設為主題,深受當時中國讀者歡迎。

之後,人文社出版的草嬰譯著主要是肖洛霍夫的作品,包括1961—1962年的兩卷本《被開墾的處女地》,2001年的中短篇小説集《一個人的遭遇》。

上世紀五六十年代,除了閲讀俄羅斯文學作品,學習蘇聯作家的寫作技巧也是一股熱潮。1962年,草嬰翻譯的文學評論集《加里寧論文學和藝術》出版。

人民文學出版社最早出版的草嬰先生的列夫•托爾斯泰譯著是1964年的《高加索故事》,由人民文學出版社上海分社出版。

草嬰先生的翻譯很早就得到國內專業人士的認可。始於上世紀五十年代的“外國文學名著叢書”,被業界稱為新中國外國文學出版的奠基之作,讀者朋友們喜歡它的網格封面,親切地稱之為“網格本”。網格本的入選要求之嚴苛,在今天也不容易超越。然而就在非常嚴苛的選擇下,老版網格本收入了草嬰先生的三本譯著,其中包括兩部託翁譯著——《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説選》(1986)和《復活》(1988年)。在新版網格本里,目前草嬰先生依然有三部譯著被選入,保留了《列夫•托爾斯泰中短篇小説選》,其他兩部分別是萊蒙托夫的《當代英雄》和肖洛霍夫的《一個人的遭遇》,以全面反映他的俄羅斯經典文學翻譯成就。在網格本中,一般一位翻譯家只有一部譯著入選,像草嬰先生這樣在兩版中都有三部作品入選的,是少數。

國內不少讀者非常熟悉和喜愛草嬰先生的譯本,其中也包括專業作家和俄羅斯文學專家。作家馮驥才先生也多次表達了對草嬰先生翻譯功力的敬仰之情。

2018年,人文社開始計劃出版草嬰譯列夫•托爾斯泰的巔峯之作,即三大長篇小説。2019年是《戰爭與和平》問世150週年、《復活》問世120週年,2020年是列夫•托爾斯泰離世110週年、草嬰先生離世5週年,基於這些紀念性因素,在列夫•托爾斯泰誕辰192週年之際,人文社推出了最新的精裝紀念版《戰爭與和平》《安娜•卡列尼娜》《復活》。